二十九、扑朔迷离

作者:央吉那    更新时间:2019-11-28 10:19:39

陆宏怎么也没想到,有意栽花花不开,无意插柳柳成荫。那位南京中年女性显得主动,对单身的陆宏特别钟情,有爱意之心。

这位女性姓朱,名岚,朱岚,小名叫岚岚,居住在南京市,年芳四十五岁,大学文化,职业白令,五年前离异,曾生有一子,其子现刚成家立业。朱岚,属职业女性,其滨江市有分公司,故她常经在两地来回行走办公。其身材修长,长相外柔内刚。

朱岚对陆宏的好感源于对中医的崇敬,甚至把自己多年消化系统的顽症由陆宏搞了几味中药,并药到病除,无意增加了几分神秘和敬意之心。于是,她主动接近了他,并约陆宏外出喝咖啡,去歌厅唱歌,甚至还去舞厅跳舞,虽然,陆宏勉为其难,但考虑到初次交往,如回绝有失礼仪,最后还是恭敬不如从命。由于陆宏是师范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又是从事教育多年,故也能歌善舞。问题是其母林梅还处在身患绝症之中,陆宏哪有心事玩得嗨,根本不愿将时间消耗在娱乐场所。而朱岚是职业女性,见多识广,当然也喜欢追求有情调的感情,可以说,她属于浪漫女性。

说心里话,此时的陆宏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但这浓浓的爱意却突如其来地来到了他的身边,陆宏似乎还有点不适应呢。其实男女双方对于这种第二次恋爱不会像少男少女那样情窦初开。他俩毕竟是人到中年——年人谈恋爱也罢,婚姻也罢,都是要面对实际问题的,甚至有时会单刀直入——直击房子产权、子女抚养、经济收入、双方老人的赡养等等诸如此类的实际问题。

 陆宏与朱岚刚接触时,表象感觉还可以,可能对双方来说都是一张白纸,也有一种新鲜感,就像有一股柔曼的清风拂过双方的耳鬓和鼓膜,一切是动听美好的,甚至有一种幻觉,双方都处于一种忘我的兴奋状态,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接触加深,于是,彼此的价值观也就显山露水了……似乎有些道不同不相为谋。再说陆宏母亲见过此女后,给了陆宏一句话:“阿宏呵,此女长得确实很有气质,也很漂亮,但是,跟你是两路人,你们走不到一起的……”。俗话说的好,老人的眼睛很“毒”,阅人无数,林梅一眼能看到朱岚的心里,便下了此断言。

陆宏起先还认为母亲是随便说说而已,好像没那么严重吧,还是交往一段日子再看看。但随着陆宏与朱岚的接触,渐渐证明了母亲的话是正确的。主要是有三件事情让陆宏面对这第二次婚姻进行了慎重思考——

第一件事是:某一天休息日,林梅按医生指定日期要去医院换导尿管,这天正好朱岚订了两张刚上映的电影票,朱岚执意要陆宏陪她去看电影,并说:“导尿管可以让保姆陪母亲去换。”

陆宏回道:“这恐怕不行吧,每月一次去医院帮母亲换导尿管都是我亲自陪同的。”

朱岚有些不屑一顾地说:“这又什么不放心的,不就是换一下导尿管吗?”

陆宏回道:“这跟放心不放心没有关系,主要是对母亲的尊重和孝道。”

朱岚听罢感到惊异:“这跟尊重和孝道扯得上吗?是不是有点小题大做了?”

……

这次陆宏与朱岚的对话,明显在人生的价值取向上有了分歧。最后,陆宏还是坚持陪母亲去了医院……由此,陆宏在内心深处对朱岚产生了一种微妙的阴影。

第二件事是:陆宏要去外省三天开一个教育方面的研讨会,他把母亲托付给保姆英子。临走前陆宏顺便打电话跟朱岚说了一下:“岚岚,我要外出开几天会,我不在滨江这几天,如我母亲有什么需要你帮忙,还请你助一臂之力。”

朱岚听罢后,没有马上回答陆宏所提出的相助之事,却提出了一个奇怪的要求:“你在外地开会期间能否每晚跟我微信视频吗?”

陆宏不解地问:“为何要视频?有事打电话不是一样的吗?”

朱岚回道:“那不一样,电话只能听其声,而视频能观其貌。”

陆宏:“只不过几天会议,有必要这样做吗?”

朱岚:“因为想你才要视频。”

陆宏听罢确实有些莫名其妙,心里纳闷思考着,“此举是否多此一举?”转而一想,也许是热恋女性的一种浪漫情调,可能是女人的通病,于是,他也就没往深处去思考。

不料,陆宏在外省开会第一天,晚上忙于写文稿发言,白天开会又抽不出身打电话,把要与朱岚微信视频的事给忽略了。可朱岚没有忘记,她第一天晚上在家一直在等陆宏的视频电话,因没等到很是扫兴,故第二天上午就打电话责问陆宏,正巧陆宏此时正在发言,故她来电没有第一时间去接听,但朱岚由于没有得到接听,就拼命打,还好,当时陆宏手机开至振荡静音,虽然会场不会有声响,但手机在陆宏的上衣口袋中不断振动,搞得陆宏在会场心烦意乱,发言时几次出错,词不达意,待发好言,电话还在振动,陆宏马上在现场小声接听朱岚的电话,明确告诉她:“我在开会,不方便接电。”

朱岚电话那头责问陆宏:“你昨晚为何不跟我视频?”

陆宏小声回答;“昨晚在写发言稿给忘了。”声音压得很低。

朱岚:“你为何不大声说话?”

陆宏:“在会场,不能大声说话,怕影响他人。”

不料朱岚却说出一句让陆宏意想不到话:“我看你心里有鬼,也许你是脚踩两只船,旁边另有女人,不敢接我电话……”。还没等陆宏反应过来,朱岚已把电话挂断了。气得陆宏不知如何解释。

到了晚上,陆宏和其他开会老师吃好晚饭,各自回到下蹋宾馆房间休息,因陆宏跟另一位男老师住一间房,故要跟朱岚通微信视频好像不太方便……正当陆宏在思考此事时,不料,朱岚打视频过来,但陆宏没有接。稍后,朱岚发来一条微信;“不何不敢接视频?”陆宏当场回复:“因房间是两个老师,不方便视频。”

朱岚不相信陆宏的话,要求陆宏拍照来证明房间是住两位男士,陆宏当场从不同角度拍了好张照片发过去,同时又把白天同事拍的会场照片也一并发过去。但此时此刻的瞬间,陆宏心里一下子对朱岚产生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怖感,心想:“这哪里是在谈婚交往,这简直是对人的尊严的一种悔辱,连起码的信任感都没有,还能结婚吗?”

……

照片发过去后,朱岚再没打电话来干扰了,因为她相信了。但陆宏已经不想再与朱岚通话了,他感觉自尊受到了由生以来最大的伤害,他发现她精神上是否有偏执狂,有些变态,看来人不能看貌相。

后来第三件事的发生,可以说让陆宏彻底对朱岚形象的绝望。起因是陆宏的母亲林梅因定期要住医院输营养液,这是由于尿毒症患者如长期通过肠胃道吸收营养,其肾脏压力过大,甚至会提前进入死亡,故时常要通过输液来达到延长脆弱的生命。这次,在林梅住院期间,陆宏每晚下班会去医院看望一下母亲,虽然在医院有保姆英子照料,但陆宏还是每晚必去医院一次,因为儿子去照料,母亲林梅的感觉是不一样的。不料,朱岚好像有些不高兴,满腹怨言,并对陆宏说;“你母亲命长,你用不着天天去照料,有保姆在,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陆宏解释道:“你这话不能这么说,我母亲的命随时会走掉,只要老人家在世一天,我做儿子的就要守孝道一天,我去医院的每一天,都是对母亲临终前的尊重,因为我去医院的每一天都当做对母亲最后一天的探望,这跟放心不放心是两码事。”

朱岚:“那你也用不着天天去医院探望,完全可以三天去一次,你总不能管了老娘,冷落了小娘?”(这“小娘”指朱岚自己)……

陆宏已经无语了,他没有再跟她浪费时间费口舌,陆宏已经对这位原打算跟她谈婚进入实质性操作的朱岚已经失去了兴趣,其实这已经不是兴趣和不兴趣兴的问题了,而是恐怖加恐惧,他感到站在面前的朱岚好似另一类族群,跟陆宏自己不是一个路子的人,她外表光鲜亮丽,年轻漂亮,但其内在的心灵极为恐怖。如果说,上面三件事是偶尔碰到的,但却让陆宏彻底领教了一个女人的猥琐、狭隘、自私、不守孝道,没有纲常和自律。陆宏的对朱岚的绝望比喻成见到“鬼”了……

就这样,这段还有结婚的闪电式交往在短时间内走到了尽头,陆宏心里暗暗发誓:“只要母亲还活着的一天,我这一辈子再也不找女人了,太可怕了。”陆宏的想法虽有些偏面,只是他两次婚姻的失败均是对方对其母亲的不孝而分道扬镳。也许是陆宏没有碰到孝敬老人的好女人,天底下好女人多的是,只是陆宏没有缘分来相会。

接下来,陆宏一心一意对身患尿毒症晚期的母亲林梅呵护照料,并用自学的中医对母亲进行全方位的调理,以延长母亲的生命,并提高母亲活着的生命质量,让母亲活着有尊严、有笑声、有幸福……

但是,天有不测风云,在林梅身上,不该发生的事终于发生了,这种突如其来的恶运简直让陆宏面临崩溃……(未完待续)

版权方授权华语文学发布,侵权必究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华夏彩票app_华夏彩票app下载安装 拼搏在线彩票网_『彩神通』彩票软件官方网站 百姓彩票app_百姓彩票app下载苹果版 pk10人工计划_pk10精准人工计划 金冠彩票app_金冠彩票app下载 pk10计划_pk10最牛稳赚5码计划_pk10五码两期在线计划 金冠彩票app_金冠彩票app下载